返回

山海画妖师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八章 老祖宗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本命肯定有三星潜力!这是老祖宗用无数年的经验证明过的。”

    秋可音肯定的说完这句话,秦轩就问道:“那这朝元晷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也是,也是老祖宗。。。”秋可音支支吾吾了半天,却是憋着嘴,一副要哭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秋可音虽然年纪轻轻就成了这图书馆的备案员,但她今年也不过十五岁,还是个小姑娘,面对这颠覆了她的世界观的情况,秋可音也是慌了神:“怎么会这样,哪有这样的啊?”

    朝元晷自然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道具,它没什么特别的能力,就是对妖力非常敏感,可以通过妖力给予妖力主人一个大体的评价,而后人则以这种评价为基础,分出了十二块区域,代表着普通人,能够适应妖力的幸存者,0星,一星到六星,可问题是,最后的十、十一、十二三块区域,却一直被人提出疑问,如果朝元晷没错,那这三块岂非代表着七星八星和九星吗?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根本不可能啊,世上最稀有的山海兽也才六星,而七星山海兽,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“我,我问问。”秋可音现在也是无比的矛盾,一方面是自己所说的老祖宗的经验受到质疑,另一方面,秋可音也很想搞清楚这奇怪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。”秋可音拿出了一个山海牍,输入妖力后,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的虚影出现在了秋可音的身前:“是小可音啊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秋可音将秦轩药膳兔的情况跟老者说了一遍,只是老者越是听下去,脸上的惊讶之色便越重:“你是说,有个孩子觉醒了药膳兔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在测试的时候,超过了第九区域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药膳兔在哪呢?”见老者如此的镇定,秋可音算是松了口气,看起来这不是老祖宗出了问题,而是她学艺不精,看的书还不够多!

    没错,就是这样,秋可音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无知了。

    老祖宗怎么会错呢?!

    一定是我错了了!

    “丫头你不会是在质疑老祖宗说过的话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!”

    山海牍有着远程联通的作用,它可以承载一些特殊的妖术,从而实现各种功能,是非常方便的道具,而此时,老者的虚影便绕开了秋可音,目光落在了秦轩身旁的药膳兔上:“真的是药膳兔啊,活着的药膳兔,没想到千年之前就已经灭绝了的山海兽,今日竟然还能见到,小伙子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老者之前没注意,现在看到秦轩,顿时惊到:“期弦?你是期弦吗?”

    好吧,又来一个。。。

    秦道雪,秦轩不认识,秦墨山,秦轩也不认识,但这个秦期弦,秦轩是不认识也得认识了,而见徐馨雅、污爷和秋可音看过来,秦轩说到:“如果你说的是秦期弦的话,他是我爸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期弦的儿子啊!”老者现在哪还去管什么药膳兔,药膳兔虽然稀有,可这天底下绝种了的山海兽不计其数,就算再有兴趣,也比不上老者看到秦轩的激动:“期弦呢,期弦现在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额,”秦轩尴尬的说道:“他十年前就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老者的目光一暗,似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:“这,怎么会这样。。。”

    秋可音并不知道老者口中的秦期弦是谁,事实上,徐馨雅也没有关注过秦轩祖宅里供奉的那最后的一行牌位,秦期弦正是秦轩已经过世的父亲,而就跟徐馨雅怀疑的一样,他也是个画妖师,而且从老者的态度上可以看出,秦轩的父亲曾经一定也是个了不起的画妖师,只是。。。

    “天妒英才啊!”虽然只是个虚像,可秦轩却隐隐看到了老者脸上的泪痕,只听老者大声说道:“我当年就说过,不要走,不要走,臭小子为什么就不听呢!!”

    从老者的口中,秦轩得知了自己父亲的身份,他跟如今的秦轩一样,是个才能非凡的画妖师,不同的是,秦期弦从小就得到了非常良好的教育,年纪轻轻便展现了非凡的画妖师天赋,而老者,便是当年秦轩父亲的授业恩师,从秦期弦孩提时期,老人便尽心竭力的教导他,而秦期弦也没有辜负老人的期望,成为了当世之俊杰。

    可奈何,当秦期弦学成之后,他却不愿意留在老人身边,继承他全部的衣钵,而是选择了隐退,放弃了青云直上的机会,去追求他所期望的行云野鹤般的生活,逍遥自在,无拘无束。

    老人真的是恨其不争啊!

    “期弦他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老爹在我六岁的时候就过世了,我只记得他好像说过自己是个冒险家什么的。”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一年,可秦轩依旧还记得,当父母的尸体被停放在家中时,那偶尔掀起的白布下,两人满身的伤痕:“之后,在一次冒险中,他们似乎是遭到了什么怪物的袭击,然后就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期弦从小就喜欢冒险,没想到啊,那么优秀的孩子,结果却。。。”

    画妖师是个危险的职业,如果找份工作,好好的生活,那自然是不会有事的,可若你选择去同山海兽战斗,去探索山海兽的世界,虽然有趣,让人热血沸腾,可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也许,这也是天意吧。”老者抬起手想抚摸秦轩的头,却发现自己如今只是个虚影,讪讪一笑:“对了,可音说的备案的新画妖师,难道就是你?”

第十八章 老祖宗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!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