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山海画妖师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章 血脉画妖师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走进祠堂,能看得出这里也早已被人拜访过,不仅灯光亮着,甚至祠堂牌位前都燃起了香烛。

    自从秦轩因为姐姐的死离开后,祠堂自然没有人打理,事实上,哪怕是姐姐还在世的时候,秦轩也很少到这里来,平日里甚至都不怎么过来祭拜,此时跨入祠堂,秦轩莫名的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也不记得上次进来是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,好像没人啊?”

    然而,徐馨雅似乎并没有听到秦轩的话,她此时正死死的盯着祠堂供奉处的牌位,以及那牌位上的一个个名字:“在这里,竟然真的在这里,怎么可能。。。”

    徐馨雅的声音有些慌张,可更多的,却是激动与兴奋,只见她呼吸沉重的对秦轩说:“我,我可以给他们上柱香吗?”

    “额,当然。”

    秦轩不懂徐馨雅这反应的意义,问道:“你怎么了。”他看了眼前方的牌位,说:“不就是一些牌位吗,要不要这么激动。”

    连秦轩这个后人都没什么,她一个跟这里毫无关系的人,要不要这么激动啊?

    “你不懂,也许你以后会明白,但现在。。。”看着最高处的那个牌位,以及牌位上的名字,徐馨雅终于明白自己初见秦轩时,为什么会觉得他眼熟了,原来眼熟的不是秦轩,而是他们,这些在徐馨雅刚接触画妖师知识时,便被无数教科书、典籍、历史书册提及的人物,而他们的雕像,更是伫立在无数画妖师学院中,被新时代的后辈们瞻仰和崇拜。

    而其中最为世人所知的,是被供奉在最高位子上的那位。

    秦道雪!

    这个名字,只要你是画妖师,就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如雷贯耳?

    这个词,完美的形容了徐馨雅在刚见到这个牌位时的心情,而想到这,徐馨雅猛地看向秦轩:“你,他们是你的祖先,那你岂不就是秦道雪的后人?”

    “秦道雪?”

    秦轩看向最高的那个牌位,貌似是他们秦家两百多年前就死了的创始人:“应该是吧,我很少来这里,这个名字也是第一次看到。”谁会没事来记祖先的名字啊,而且这里的牌位至少有十来个,秦轩又很少进来,而对一个孩子来说,祖先什么的,除非是特别有名的,否则怎么可能知道,更何况,秦轩的父母、姐姐,也从没跟他说过自己的先祖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你,”徐馨雅被秦轩的话给气糊涂了,她无比的崇敬这祠堂所供奉的每一个先辈,可秦轩,明明他才是这份家业的继承人,可态度却这么的无所谓:“你这臭小子知道什么,你知不知道这里供奉的是谁,这可都是画妖师历史上,非常有名的大人物,你身为他们的子孙,理当以他们为荣!”

    说完,徐馨雅便想到了上香,正好旁边放了不少,可刚想去拿,徐馨雅却是看了下自己的穿着,脸微微一红:“咳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觉得这样祭奠先辈有些不失礼,于是,徐馨雅身上浮现出了一只只白色的蝴蝶,很快便形成了一件百褶连衣裙,正是秦轩之前买的那件,随后,徐馨雅又拿出了一张‘清泉洗’符纸,洗去了身上的尘埃与污秽,这才态度严肃的跪在蒲团上,郑重的给眼前已经故去多年的先辈们叩了头。

    徐馨雅把香插好,她也注意到了这里之前也被人祭奠过,估摸着这里的香烛,都是那人点上的。这点徐馨雅并不觉得奇怪,因为只要是个画妖师,当你冒然闯进这祠堂,又在不经意间看到这些牌位,却猛地发现这里供奉,自己从小听着故事长大的画妖师,这心情,不激动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‘他已经来过了吗?’

    “那个,我们接下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香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不是上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你!!”徐馨雅也不管秦轩愿不愿意,硬是用清泉洗为了祛除了污秽,然后让他也给这些牌位磕了头,当然,这事对秦轩是一点心理障碍也没有的,因为这里供奉的就是他自己的祖宗,上香祭拜理所应当,只是秦轩不明白的是,为何徐馨雅要这么的认真,难道他的祖先,真的那么伟大?

    “我们追击的那个人,他在这吗?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?!”

    这,什么情况,雷声大雨点小,秦轩本以为徐馨雅会与

第十章 血脉画妖师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